富达裕
今日更新: 10 文章: 1082 访问量: 68773

富裕达 FuDaYu.Com 专注于古典文化知识分享与交流,最全面的古玩知识文库,带您了解中华文化经典藏品,弘扬中华精神。

张大千巨制《晚山看云图》,镇馆之宝

张大千先生的绘画艺术特点:一是对中国传统绘画的全面继承;二是晚年形成的泼墨泼彩画风,在近代画坛上颇具震撼性和开创性。张大千是一位集中国传统绘画大成又有创造精神的画家 ,而且是一位仿古高手,他掌握了众多画家风格。下面从庋藏多年其数百件作品中悉心甄选谨献张大千1946年作仿古精绝之作,水墨山水巨制《晚山看云图》,以飨藏家。非专业拍照,图片仅供参考,所有藏品信息以实物为准。

△张大千《晚山看云图》

△张大千《晚山看云图》局部-1

△张大千《晚山看云图》局部-2

△张大千《晚山看云图》局部-3

△张大千《晚山看云图》局部-4

△张大千《晚山看云图》局部-5

△张大千《晚山看云图》局部-6

△张大千《晚山看云图》局部-7

【题识】晚山忽忽看云生,山有云生乃有情。未必丹山重似画,只于此处看天成。隐居只在一舟间,与世无求只好闲。远放江湖读书去,还嫌耳目近青山。湖上新晴宿雨收,平头艇(子)贴天浮。罂尊酌得三千斛,大醉去题黄鹤楼。树里平桥秋日长,风丝掠鬓晚生凉。红尘有事满城郭,野老还为静处忙。信脚清溪细路斜,角巾捎落紫藤花。寻常记得相过处,口未应门先唤茶。丙戌夏五,拈石田翁诗,以石溪上人法写之。时居沱水,大千居士爰。印文:张爰、墨阁、张爰字大千书画之印、大风堂。

白蕉题签条:几家茅屋水边村,花落春潮夕到门。溪上数峰青似染,居人说是武陵原。 壬辰初秋,云间白蕉题。印文:白蕉。

马公愚题签条:笔精墨妙。时在庚寅春二月上澣,马公愚题。印文:马公愚印。

白蕉(1907~1969),原姓何,名馥,字远香,号旭如,别署云间、济庐、复翁堂等,上海金山人。为海上书法名家。曾执教于上海美专,后为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与黄宾虹、高二适、李志敏合称20世纪文人书法四大家。

马公愚(1890~1969),原名范,以字行,号冷翁、畊石簃主,永嘉人。马公愚书法,篆、隶、真、草,无一不精,书名遍播大江南北。书画篆刻家。历任上海美专、上海大夏大学教授。曾为上海中国画院画师、西泠印社社员、上海市文史馆馆员。海上名家之一。

对我国古代的山水画,我最佩服的是北宋四大家,即董源、巨然、李成、范宽。这几位大师的山水画,可称构图宏达,峰脉绵延,笔法豪放,气势幽远,不愧为山水画的百代宗师。——张大千

张大千(1899~1983)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极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他早期研习古人书画,特别在山水画方面卓有成就。后旅居海外,画风工写结合,重彩、水墨融为一体,尤其是泼墨与泼彩,开创了新的艺术风格。

翻看中国近现代画史,对于传统用功最深、涉猎最广、研习最精,且能融汇通达全为己用者,当推张大千而少有能出其右之人。特别是他临仿石涛和八大山人的作品更是惟妙惟肖,几近乱真,也由此迈出了他绘画的第一步。他从清代石涛起笔,兼取石溪、八大、弘仁、明四家及董其昌等诸家长处,再到宋元,最后上溯到隋唐。他把历代有代表性的画家一一挑出,由近到远,潜心研究,而其中用功最深者,当推董巨、王蒙、四僧诸家。

根据题识,此《晚山看云图》系写明沈周诗意,主要描绘诗句中描述的景物以及林中隐居处的柴门茅屋。画法则是用清初四画僧之一的石溪笔意。虽说「以石溪上人法写之」,实质却是一件张大千早期「血战古人」的集传统大成之作。

此画以高远取势,近景作水岸浅滩点缀蒲草,苍松亭榭,眼前一片开阔水域。构图以聚集的山峦居中,有北方山水的形式,但峰顶簇拥,山形缓和,和北方山水的主峰峭拔有所不同。打开画轴,只见潇洒淋漓的大千体行书密密地题满了全画上端,究竟是什么大作引发了画家如此的豪情,且待细细看来。画面中景的云山脚下,隐现出一角城墙楼阁,虽着笔不多,却匠心独具,这正是诗中所谓的「红尘有事满城郭」的最好诠释,也寄托了「身在江湖、心存魏阙」的归隐情怀。

据题款可知,大千先生此幅山水画作于1946年的夏五月,正是张大千的画艺趋于炉火纯青之期。该年又在上海举办个人画展,取得巨大成功。此时的张大千已从敦煌归来,敦煌壁画给他以多方面的艺术滋养,表现在山水画上便是由早年的清新淡逸的格局逐渐演变为宏大壮伟的气魄。是年春张大千自北平返回四川,其时由于在成都「颇多酬应,才数日,已不胜其苦,遂移居沱水」,夏天搬到沱水村,不但清静,而且有花木扶疏的庭院。

1946年至1947年,张大千画中题款署以「时居沱水」居多,原因是这两年时间,他主要住在了太和场蔡家碾的钟家大院。直到1947年张大千在成都金牛坝自建房屋之后,才全家搬离钟家大院。太和场当时距成都市区26华里,是郫县四大集镇之一,川西平原著名的水码头。成都的母亲河——府河在太和场旁边昼夜不息地奔流。府河上商船云集,桨声喧喧。码头上人头攒动,一派忙碌。府河,旧称沱水,当年大千心目中,这是一个充满人间烟火气的理想家园。

这一时期大千正值年富力强,多年来血战古人达到了巅峰状态。又恰逢战后一批清宫书画散出,大千得以在这一时期收藏诸多宋元劇迹,董源《潇湘图》、《江堤晚景》、宋人《溪山无尽图》等均购藏于此时。与先贤名迹的朝夕相对,张大千的拟古功力大涨。这一时期他的画单中标价最高的几乎都是拟古之作,董源、巨然、北苑、黄鹤山樵等等,大千完全拥有了驾驭各派的能力。大千这一时期的山水主要着眼于北宋大家的雄伟壮阔风格,尤其沉浸于「董巨」的作品至深,他临仿了大量「董巨」佳作。此阶段无论是临仿之作,还是自作的写景山水,均受「董巨」影响很大,此幅即如是。

中国山水画史南宗「董巨」之巨然足涉两朝,故有绘画史家将其作为南唐画家,亦有将其作北宋画家。巨然画学董源,擅长画草木繁茂的江南山水,早年着力刻画形象,山石用淡墨长披麻皴,山峦拔地而起,山顶多作矾头,晚年渐趋平淡,落笔融浑天成,岚气清润,布局天真。巨然水墨的表现能力发挥到了极致,因而在其所处的时代久负盛名。此作保留了巨然江南水墨山水的风韵。

同时在不同程度上亦掺杂了北方山水画的造型、构图及笔墨。此画丘壑具有北宋之雄而其笔墨兼有文人之雅,细观其多变之山石皴法及造型,为大千融合古人、置身北宋的精心杰构。画中以「李郭派」蟹爪法作古木枯枝、巨峰雄峻耸立的磅礴气势为范宽所独创,可见,此画当为大千以石溪笔法绘宋人图。此时大千目光所及之处早已超越三百年之限,所宗派别亦不为一家一法。前贤诸家成法难掩大千清爽潇洒的本来面目,汲古而出新意,乃是大千书画精妙绝伦之处。

大千早年山水除石涛外,兼学石溪和渐江,都能学到形神并似的地步,此画便是一个例子。此幅《晚山看云图》与大千一般其它的山水画相比较,特别是用笔细秀仿王蒙一路的作品,相形之下,本画用的是石溪粗重的秃笔法(粗服乱头)。张大千学石溪,主要是吸收他的干笔皴擦法和缜密有序的章法,以构造深邃苍茫的意境,而去其苍郁老辣的笔意,更多一种明秀之气。在构图上,也一变石溪的密集压抑而将景物与景物之间的距离拉开,天高水远,境界开阔,给人以疏朗空旷的审美感受,从此幅《晚山看云图》中可见一斑。

再读此巨制,无论从画风还是款识来看,均处处体现了张大千临古而不泥古的风格。从松针的画法,线条的勾勒,山石的皴法以及苔点的斑驳中,尚依稀可见巨然、郭熙、石溪等前贤的些许影响。但这些影响绝对不是简单的移植和复制,而是具有强烈的个人风格的再创作,此作乃张大千20世纪40年代摹古-创新的里程碑之作。

而论此图的描绘之精、功力之深,恰可作为这一时期野逸画风的代表。尤其是他对山水画传统的体验,从中看得最为清楚。全画纯以水墨写成,堪称「笔墨积微,不贵五彩」,在先生的山水画迹中堪称巨构且无比罕见。本幅上长题诗款,书画兼美,堪为双壁。画幅左下角所钤「张爰字大千书画之印」印,亦是大千常用于得意之作的印章。大千平生作山水画无数,以四十年代后期和晚年泼彩山水最为人所珍视,此幅作于1946年美术馆级登峰造极之作《晚山看云图》,代表了张大千前半生山水画上的艺术成就,堪称存世孤品亦不为过。

张大千在抗战胜利后,离开大陆之前,力追五代北宋山水画高峰期的得意之作,历来在拍场上屡创惊人高价。2016年秋拍中,张大千1940年代中后期所作,仿古作品《 巨然晴峰图 》以1.035亿元成交;2017年秋拍中,1946年作临摹董源的《江堤晚景》以1.32亿元成交;2011年春拍中,1947年作临王蒙《夏日山居图》以8050万元成交;2022年春拍中,1947年作摹古巨制仿王希孟《千里江山图》以3.70495亿港元成交,刷新了张大千拍卖最高价纪录。

早在2013年,张大千同样作于1946年的浅绛巨制,仿古力作《晚山看云图》以2875万元的高价成交,此画在1993年曾以130万元的高价成交,创当时中国画内地拍卖的最高纪录。今有幸首度释出极其稀少的笔精墨妙之纯水墨巨制且为临古仿古的集大成之作《晚山看云图》,如此绝品,目前所知,旷古绝今,未之有也。仅此一件而已。

凡此种种,张大千巨制《晚山看云图》,堪称镇馆之宝,亦不为过!

张大千是历代画家中对传统的绘画研习和了解最勤、最深最广并且是最好的画家,因此他的作品与绘画史最有史的关联。在他的作品中,不但有他个人的画史,也有中国绘画的历史。——傅申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本文网址:https://www.fudayu.com/p/888

评论留言

全部评论